江天烟白

什么都别想,就这样活下去吧

新浪微博@醉是飞吟

【叶黄】Deteriorator『堕落者』(5)







◆连载/慢更

◆架空/联盟杀手设定

◆请多指教

◆图文无关

◆前文劳烦戳头像/抱歉/谢谢







『黄少天是一株开在阳光下的罂粟,美好的让叶修想把他扯进黑暗中,融于自己身体里,上瘾,沉迷,明知有危险却还是毫不悔改,饮鸩止渴,无法自拔。』








九、Love Hotel

       酒店大床房的床头一般都会放一个东西。黄少天看都没看就把叶修扔到床上,叶修的身体在柔软的床垫上弹了两下就不动了。

       这家伙…

       黄少天无语。他侧坐在叶修边上,也把自己所有重量都压在床上。

       唉…

       黄少天双手撑在身体两侧,抬头看着天花板。水晶吊灯很耀眼,球状垂饰的反光让黄少天感到有些不适。过了许久,他像是想起了什么,撇了一眼叶修。这一撇还不要紧,黄少天愣住了。

       眼前的叶修整个人蜷缩在床上,背部展开了一个不大的弧度。他侧着身子,脸正好对着黄少天。叶修显然已经完全放下了防备,他呼吸的非常均匀,让黄少天不知如何是好。

       唉…

       黄少天别无他法,又叹了口气。

       能拖多久是多久吧。他想。

       能这么快入睡,他这几天都没怎么睡一个好觉,一直在躲避追杀的人吗?想到这里,黄少天也不知道他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叶修在他面前放下了戒备。

       大哥,你醒醒,好歹我也是站在你对立面的啊。黄少天甩了甩头发,就像大型黄毛犬那样,试图把杂念从脑袋里驱逐出去。

       黄少天又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就去洗澡了。他也没管叶修的卫生问题,只是把他的鞋给脱了,把叶修压住的被子拽出来给他盖上。叶修也没醒,翻个身继续睡过去。没过多久,黄少天穿着睡衣从浴室出来,身上还冒着热气。他看了眼躺在床上依旧睡得很熟的叶修,第三次叹了口气。

       黄少天也没多讲究,径直走到床的另一边,就在叶修身侧躺下了。不知道是因为已经过了平时进入熟睡状态的黄金时间,还是因为身边躺了个人有些不太习惯,黄少天在床上滚来滚去愣是没能睡着。黄少天最终还是把脸朝向叶修不动了。他只看到了叶修藏在被子下微驼的脊背,还有露在枕头上乱糟糟的头发。黄少天躺在叶修身后描摹想象着叶修的睡颜。

       忽然,叶修转了个身,也把脸朝向黄少天。突然的举动把黄少天吓的不轻,他条件反射闭上眼,用多年任务锻炼出来的良好听力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叶修和黄少天的距离不近也不远,彼此呼出的热气在枕上交汇融合。叶修睡得很沉,毫无知觉,黄少天闭着眼感受着叶修的气息,不弱也不强,缠绕在鼻尖,忽远忽近,若即若离。

       黄少天做任务很能沉住气,但在平时他却不愿过多控制自己情绪,这时候,他憋不住了。黄少天偷偷半张开一只眼,探测叶修的下一步动作。他用力屏住呼吸,看着叶修的脸在眼前慢慢放大,黄少天可以清楚地看到叶修下巴上冒出的细小胡渣。叶修的唇恰好轻轻地印在黄少天的额头,黄少天大气不敢出,四肢逐渐变得僵硬。

       深夜,他听见有人无声地笑了。

—————————————————

       “……”黄少天皱眉。

       他轻轻动了动,却碰到了叶修的脚,黄少天一哆嗦,怎么这么凉?!他静了一小会儿,又靠过去,把自己的脚和叶修的堆在一起,用体温暖热他。

       黑夜里,黄少天明亮的瞳仁闪着光。他仰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一早,叶修就起床离开了。黄少天醒的时候,房间空无一人,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叶修就这么没了。他恍惚觉得叶修好像在走之前说了句什么,却也不确定那是否在梦里。

       黄少天呆呆地坐在床上,像酒后宿醉一场,可是他自己却也清楚,他并没醉,大概只是中了名为叶修的毒。

       头疼,头很疼。

       这下麻烦了。

       大概是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黄少天用手挡在眼前,试图遮住自己的眼眶。待他拿开手时,眼角早已红了一片。

       在他收拾好推开门走出去的那一瞬间,他终于不可抑制地哭了出来。











十、前尘往事

       他们都小心翼翼地不让对方知晓彼此的心意,在永恒的距离中渐行渐远。

—————————————————

       黄少天与叶修初识那会儿,他还是个毛头小子,只跟着魏琛一起随便打点猎,杀几个小兵,剑刃不利,剑法不快,也没有如今大名鼎鼎的“剑圣”之名。而那时候的叶修已经是圈内人尽皆知的“斗神”,去哪儿都横着走的主儿,两人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但黄少天还是愿意粘着叶修,走到哪儿跟到哪儿。

       叶修当时一心想着组建“嘉世”,没怎么在意黄少天,只觉得这个小孩不错,起初也动过心思,可惜被魏琛抢先一步拿下。黄少天则是十分仰慕叶修,毕竟那是“荣耀”神话一般的存在。不过黄少天可不是那种会把“喜欢”放在嘴边的人,取而代之,他常缠着叶修PK。

       “荣耀”圈内公认的,竞技场双人PK不算作年终总评的成绩。叶修竞技场在最开始能一直保持不错的胜率也多亏了黄少天。后来,黄少天慢慢成长,他在“蓝雨”的位置也越来越稳固,早已是内部人员熟知的下一代继任者。

       那一年,叶修率领的“嘉世”在年终考核时第一次被敌对方“霸图”赶下神坛,结束了三冠辉煌。那一年,“蓝雨”的新一任“剑与诅咒”横空出世,为下一个的独属于“蓝雨”的夏天张本。而那一年,没有了魏琛提点的黄少天依旧追着叶修满“荣耀”市跑。

       他们经常一起接点小活儿,做做任务,刷刷分。叶修也常和黄少天一起在“荣耀”市的港口海滩上散步。他们有时候会随便侃,有时候也仅仅只是静静地走。无数个月明星稀的夜晚,他们都是如此度过,和咸腥的海浪,以及时不时路过的游轮,还有那一轮孤月一起。

       漫长而无边际的枯燥生活,大概他们就是彼此的调味剂。以至于后来,“兴欣”夺得第十赛季总冠军去庆祝时,叶修站在过街天桥上,看着底下车水马龙的大道,想到的却是黄少天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还有那句“老叶,你等着吧,下一年的冠军一定是‘蓝雨’的!”说出时黄少天眼中迸发出的光彩。

       街边路灯的阴影晃得叶修的脸有些忽明忽暗,看不清表情。

       “诶——老叶老叶,你等等!”突然,他被撞了一下,身子有些趔趄,只感觉到有阵风从身边跑过,夹杂着雨后清新的泥土气息。叶修微怔,有些诧异,那是......黄少天?

       确切的说,那是三年前的黄少天,刚出道一年的小屁孩,身上还透着股率真茫然味道。他还在向前奔跑,追着远远走在前面的人。

       “诶呦!你轻点行不行,照顾照顾老人啊少天大大,尊老爱幼的美德呢?还有我这裤子,你看看,都脏成什么样了,你赔我一条啊?”叶修看到黄少天像炮弹一样径直撞上另一个男人的后背,他朝那个人飞过去的样子简直就像一只张开爪子捕捉猎物的大鸟。

       “靠靠靠老叶你别血口喷人,你这裤子哪儿是我溅的,分明就是你刚才走水坑中间弄的!还有我当然知道尊老爱幼了,我才不像你这么猥琐,你这个猥琐堪比魏老大的人好意思说我?”少年略显生涩的声音传来,叶修微微弯唇,看着这似曾相识的一幕。

       那是荣耀联盟第五赛季,最终考核“嘉世”没进决赛,队伍也逐渐开始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叶修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不过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自己分出时间来理清这些事,黄少天倒是先跳出来给他排忧解难了。

       这小孩儿,倒是学会关心人了。叶修看着三年前自己看透一切又不说破的模样若有所思。

       他闭了闭眼,静立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

       待他再睁开眼时,已经日暮西沉。三年前的叶修和黄少天早已不见,面对他的是那间小得可怜的储物室。

       叶修躺在床上,头枕着胳膊,睁着眼直直地盯着天花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或许是累了,亦或眼睛疼了,他重重呼出一口气,转个身面对墙壁,又沉沉睡去。

—————————————————

       街对面的“嘉世”总部,一双眼睛紧盯着叶修房间的窗户。

【叶黄】Deteriorator『堕落者』(4)








◆连载/慢更

◆架空/联盟杀手设定

◆请多指教

◆图文无关

◆前文劳烦戳头像/抱歉/谢谢









『黄少天是一株开在阳光下的罂粟,美好的让叶修想把他扯进黑暗中,融于自己身体里,上瘾,沉迷,明知有危险却还是毫不悔改,饮鸩止渴,无法自拔。』









七、防不胜防

       “少天,别紧张,我不会对小孩子出手的。”叶修察觉到黄少天一瞬间紧绷起的肌肉,安抚到。

       你,你他妈才是小孩子!你全家都是小孩子!

       “…老叶你,你要干啥啊…”黄少天哆哆嗦嗦,大概今天就要命丧“兴欣”了,他想。

       还有为什么这里叫“兴欣”啊?这名字也太……

       “少天大大,这种时候走神可不好。”叶修把脑袋埋在黄少天颈窝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出。

       嗯,阳光的味道。

       叶修的头发蹭着黄少天的脖子,痒痒的。叶修呼出的热气撩拨着黄少天的心绪。叶修的温度从薄薄的衬衣下传过来。

       他憋的满脸通红。

       叶修的味道算不上好闻,老烟枪烟瘾很重,身上的烟味也很刺鼻。但是叶修的味道却十分明显,清晰可辨。联盟里抽烟的人不算少,但像叶修这样没了烟就不行的,寥寥无几。

       叶修很干净。

       之前说错了一点。黄少天最喜欢的是叶修的手,此话不假。但是,他最喜欢的是抽完烟洗了手的叶修的手。

       那样的手很干净。指间缠绕着若有若无的烟草味道,既不刺鼻,又带有些许主人的色彩。

       那是黄少天最喜欢的味道,最喜欢的手,最喜欢的叶修。

       此时,这样的手就轻轻按在黄少天的手背上。他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叶修手心的温度,炽热的仿佛要把他烫伤一般。

       “…老叶,老叶你要干啥…”黄少天终于憋不住了。他动了动,想要挣脱叶修的环抱。

       “别动。”低沉的嗓音响在耳边,多年抽烟的嗓子听起来哑哑的,好像就连声带振动的频率也能够听的很清楚。黄少天像是被蛊惑了一般,还真就没动。

       “让我抱会儿,就一会儿…”叶修补充道,“不会对你做什么的。”

       叶修逐渐收紧了胳膊环绕的力度。他和黄少天贴得非常近,仿佛要融入到彼此的身体里。黄少天在他怀里转了个身,然后慢慢抬起手,回抱住了叶修。

       黄少天把头埋在叶修心口,他闷闷的声音隔着一层衣料吹进叶修心里。

       “老叶…”

       “嗯。”

       “他们要我杀了你。”

       “嗯,我知道。”

       “……”

       “切,什么啊,还是没能骗过你吗。”

       “呵,哥是谁。”

       “……”

       “少天,”

       “啊?”

       “要是有天咱俩真的在战场上见面了,我可不会让着你。”

       “谁要你让,”黄少天顿了顿,又补充道,“本剑圣……”

       “少天。”叶修打断了他。

       “干嘛。”

       “没事儿,就是想叫叫你,”叶修说,“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少天……”

       “我说老叶你幼稚不幼稚,能不能像我这样成熟点,本剑圣blablablablabla……”

       “……”

       叶修松开了抱着黄少天的手,向厨房窗户走去,“我说,免费电影就看到这儿,现在拉灯,你出来吧。”

       “……”

       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刘小别不情不愿的从窗户底下钻出来,爬进“兴欣”的厨房。

       现在厨房里的气氛很是微妙。

       叶修。黄少天。刘小别。

       兴欣。蓝雨。微草。

       叶修要重建组织的事情肯定不止“蓝雨”一家知道,刘小别多半就是“微草”的队长王杰希派过来的。

       啧,这下麻烦了。

       若是只有黄少天一人还好,假装没遇到叶修也还可以勉强混过去。

       但现在来了个别家的。

       好巧不巧还就是死对头“微草”。

       好巧不巧还就是死对头刘小别。

       黄少天头疼的想去撞墙。

       从情义上来说,叶修黄少天是一家的。从道义上来说,黄少天刘小别是一边的。

       可是,不要忽略“蓝雨”“微草”的关♂系啊!!

       这还只是“微草”一家,谁知道之后“霸图”“轮回”等,还有“虚空”“烟雨”之流会不会也派人来呢。

       黄少天给叶修一个同情的眼神:兄弟,你摊上事儿了。

       “啊啊啊啊啊啊!!刘小别!!我天,我不是在做梦吧?!刘小别啊啊啊!!!”陈果风风火火的跑进厨房。

       刘小别被这一出整的也有些懵,等他回过神来,叶修和黄少天早已跑没影了。他无奈地看着“兴欣”的老板娘拽着他说这说那,又不好意思打断粉丝的热情,只能默默叹息。

——————————————————————

       另一边,黄少天和叶修走在夜色笼罩的小道上。

       黄少天刚刚经历的事情,转变的有点快。他还没想好怎么把刘小别忽悠走就被叶修带到这里来了。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现在被冷风一吹,还有点懵。

       他跟在叶修后面,无意识地踩着叶修的影子。










八、谈谈人生和理想

       “…少天,”

       “啊?”黄少天一脸懵。

       “那是兴欣的老板娘。”叶修解释道。


       “啊,哦,嗯,”黄少天说,“诶等等,我靠老叶你还是人吗,你就这么把人家妹子留在那里,让她跟刘小别待在一起了吗,你还有没有一点危机意识了。还有那个漂亮妹子,她是不是也在那里,我说你还真的是没节操无下限啊blablablabla……”

       “那你回去?”

       “我……”黄少天一时语塞,“……我说老叶你还要不要脸了要不要脸,你又不是不知道蓝雨这么多年和微草不和,让我回去不就是等于让我和刘小别决一死战吗,而且我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又不是刘小别,我的任务是——”黄少天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他突然反应过来,他和叶修是敌对关系。

       “是什么?”叶修明知故问。

       “……”

       “是我?”叶修自问自答,“说实话,我挺高兴的,好久没有这种‘一个人把工作重心全部放在我身上’的感觉了。”

       “……”黄少天为叶修的不要脸程度深深震惊。

       叶修又刷新了他在黄少天心目中的不要脸指数。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放心,老板娘和小唐才没有那么弱。况且,微草的人也不会对普通人出手,那样就有损他们的形象了。”


       “嗯。”

       “阿嚏!”只穿一件薄衬衫的叶修果然还是受不了夜里的低温。

       “啧,老叶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让你好好穿衣服好好穿衣服,你怎么就是不听,我跟你说你这样都用不着我出手,什么时候你感冒了我不费一点力气就能杀死你,你blablablabla……”黄少天一边脱下外套一边说。

       “那你也得忍心,乘人之危可不是什么好作风,少天大大。”大概是冷风刺骨的感觉太强烈了,叶修没推辞,接过了黄少天的外套。不过他没拉上拉链,而是揽过黄少天,两人一起缩在黄少天有些小的外套里。

       “我说老叶…”

       “嗯?”

       “你,你以后怎么办啊…”

       “还能怎么办,就这么办呗。”

       “那你就自己建组织了?”

       “我说,你其实是来打探情报的吧?”叶修撇了一眼黄少天,“不这样也没办法啊,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可不能就这么轻易地离开。”

       “…老叶,”

       “嗯?”

       “不管你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支持你的。”黄少天语气极为认真。

       认真到叶修有种错觉,以为他忘了什么。

       “你……”

       “我知道我们是敌人,我没有忘记我的身份,我十分清楚我的任务,我也不可能背叛蓝雨——只是作为兄弟,我并不想亲手杀了你。”

       “……可是我想亲手杀了你。”

       “……你可以试试,”黄少天清澈的目光直直地撞进叶修的眼睛,他重复道,“你可以试试。”

       叶修忽然很想笑,是真的很想笑,而且他也这么做了。他笑的很大声,笑的极为放肆,笑的毫无遮掩。

       “……”黄少天皱着眉看着他神经病一样的举动。

       “少天,”叶修喊他。

       “干嘛!”黄少天心里不爽,有什么可笑的?

       叶修面对面和黄少天站着。2CM的身高优势让他视线稍低就能够很清楚的看到黄少天头上的发旋。黄少天的发丝柔顺的趴在头上,让叶修想把它弄乱。

       其实坏心思总是很容易就产生,但这个世界上坏人并不算多的原因之一就是大多数人们都学会克制自己。

       叶修不,在黄少天面前,他并不想克制自己。有了这样的心思,他马上就付诸于行动。他伸出手把黄少天的头发揉乱,看它被风吹出各种奇怪的造型,心中很是得意。

       “……”黄少天看着叶修小孩子一般的举动,有些无奈,但却没有阻止。

       他知道,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他是不是喝多了?

       黄少天等叶修玩尽兴了,草草理了理头发,拉着他朝路边一个宾馆走去。

       “怎么了,少天大大?”叶修说,“难道你垂涎我的肉体吗?”

       “……”黄少天强忍住把叶修臭揍一顿的冲动,从外套里拿出钱包,开了一间双人房。

【叶黄】Deteriorator『堕落者』(3)







◆连载/慢更

◆架空/联盟杀手设定

◆请多指教

◆图文无关

◆前文劳烦戳头像/抱歉/谢谢









『黄少天是一株开在阳光下的罂粟,美好的让叶修想把他扯进黑暗中,融于自己身体里,上瘾,沉迷,明知有危险却还是毫不悔改,饮鸩止渴,无法自拔。』










五、兴欣

      “这就是?”黄少天看着眼前矮小的房子问叶修。

       “嗯。”叶修伸手从兜里摸出一盒烟,答到。

       “我去老叶你不厚道啊!亏我跟你跑了这么久,你就带我来这么个小破屋?你还要不要脸了要不要脸要不要⋯⋯”黄少天得到肯定后气急败坏。他把夹克的拉链虚拉上,四处转了转,打量这间房子。

       这是一间并不算大的屋子,从外面看,根本看不出什么名堂。它很普通,很旧。

       就这破地方?叶修坑人的吧?黄少天想。

       然而,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叶修已经知道了他的任务?故意的?

       黄少天意识到可能有潜藏的危险,他转过头去,看向叶修。

       叶修叼着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看我干嘛?少天大大。”叶修说,嘴里的烟好好的待着,没有乱跑。

       “…没事。”看到叶修这个样子,黄少天莫名有点烦躁。

       “不进去吗?”叶修问。

       “…走吧。”一瞬间,黄少天想转身就跑,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逃离叶修身边,走的越远越好。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再待下去可能要出事。

       可是他没动,两条腿像是被叶修控制了。他循着叶修的背影进去屋内。

       叶修推开门,冲着屋内喊了声:“老板娘!我回来了。快做饭。”

       “……什么情况?”黄少天看着眼前的美女说道,“卧槽老叶你泡到妹子了?还这么漂亮!我怎么不知道?这不公平······”他对着叶修耳语道。

       “不是,你想哪去了,这是我同事,唐柔,”叶修解释道,“来,小唐,这是我朋友,黄少······诶呦你掐我干什么······黄少天。”叶修捂着胳膊佯作很疼的样子。

       “你,你干嘛把我真名告诉她,万一暴露了怎么办。本剑圣好歹也是一个任务几十万上下的人,粉丝多得要死······”黄少天压低声音对叶修说。

       “哪那么多万一,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再说了,小唐她不知道你是谁。

       “怎么可能,我跟你说绝对暴露了,本剑圣的名声可不是说着玩的。想杀我的人也多得要死。诶呦没想到我堂堂剑圣今天就要葬送在这个小破屋里了,我······”黄少天絮絮叨叨。

       “黄先生您好,我是唐柔。”面前的女子面带微笑,伸出手,正等待黄少天握手。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唐柔。叶修实在没憋住,噗的一声笑了。

       “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你也太好玩了吧······这是什么反应啊哈哈哈哈哈······”叶修狂笑不止。

       “不是,妹子你真不认识我?真的?真不认识?”黄少天没管叶修,一脸不可置信。

       “呃……我的确刚刚才认识您啊……黄先生?”唐柔看黄少天大有神游天外的意思,叫了他一声。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没关系没关系,对不起对不起,呃那个我是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还有,叫我黄少天就行。”黄少天反应过来忙跟唐柔握了握手。

       “哈哈哈我上楼去了啊。”叶修说,笑声仍回荡在空中。

       “诶等等,老叶你等等!”黄少天看叶修要走,忙抓住他的衣服。

       “干嘛?”

       “这是什么地方啊?你把我带这儿来干嘛?”黄少天一脸不解。

       “上去说。”叶修看了黄少天,又看了一眼唐柔。

       黄少天于是松手,乖乖跟着叶修走上楼。

       没几步,就到了二层。二层相较一层来说更加破旧,空气中弥漫的灰尘令黄少天有些轻微咳嗽。他皱了皱眉,什么都没说。

       叶修领着黄少天进了一间屋子,黄少天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地方小的可怜,一张床,一张桌子,就已经占去大部分面积了。

       叶修先进的屋,他把已经破损的窗帘拉开,让阳光从半扇小窗户上照进来,给这个阴沉的小屋带来些许温暖。明明还是晌午,这里却暗的像半夜。

       黄少天紧跟着进了屋,起初他没有过多注意脚下,差点就被绊了个跟头,还好叶修眼疾手快,扶住了他,使他不至于狼狈摔倒在这么个地方。 他再一看,地上分散放着许多泡面箱,有没开包装的,有已经吃完了当做垃圾箱的,三三两两就这样被随意的扔在并不算大的空间里。


六、被迫离开

       “……这是什么地方啊?”黄少天戳了戳叶修。

       “…明知故问吧你。”叶修撇了他一眼。

       “……不是,你…你住这儿?”黄少天把嘴张得很大,注视着叶修。

       “嗯。”叶修呼出一口烟,白色的烟雾弥散在空气中,劣质二手烟的味道十分呛鼻。

       “……真的?”黄少天沉默了许久,还是不敢相信。

       “不然呢?”

       “卧槽不是吧?好歹也是功臣啊,嘉世就这么对你?”

       “不然呢?当陪练?”叶修反问。

       “……”黄少天惊愕,他突然说不出话来。

       叶修被“嘉世”驱逐,他的居住条件相较“斗神”时会变差,这本在黄少天意料之中。

       可是他没想到,现在这差距,都不能用大来形容了,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同样没想到的是,“嘉世”会以做陪练为由逼迫叶修离开。

       这小破地方,连黄少天出去执行刺杀任务住的便宜小旅馆的房间都不如。他很难想象,叶修这一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他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他环顾四周,仔仔细细看了看这间屋子。视线无意间扫过墙角,就看见了一只巨型蟑螂在和他对视。

       “......”

       “啊啊啊啊啊————我的妈呀,老叶老叶老叶————”黄少天蹭的一下蹦上床,“诶呦卧槽——”他脑袋撞上了墙,疼的要死要活,“老叶老叶——快,快点,蟑,蟑螂啊啊啊啊————”黄少天死死的拽住叶修的胳膊,指甲掐进叶修肉里,他自己还没发觉。

       “切,不就是一只蟑螂吗,少天大大你害怕?”叶修逮住机会就要嘲讽一下黄少天,“没关系,你看,它又吃不了你。”

       “……”

       “...不是吧?这么夸张?”叶修见黄少天半天没理他,不觉有些奇怪。他看了看黄少天,只见他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只蟑螂,手指甲愈发把叶修的肉掐的生疼。

       “……”

       为了避免黄少天把自己掐下一块肉来,叶修终于起身把那只蟑螂踩死。为了表示真的死了,他还用纸把蟑螂尸体包起来专门去恶心了黄少天一下。

       “……”

——————————————————————

       一出闹剧过后,叶修带着黄少天重新下了楼,见了老板娘陈果。陈果是个十分豪爽的女人,她大手一挥,便让黄少天留下来吃晚饭。

       “叶修还从来没有带人回来过,这么特殊的日子,当然要好好庆祝一番。”这是陈果的原话。

       这话怎么越听越像是言情小说中的台词呢??黄少天扯了扯嘴角。他略有些尴尬地低下头,心不在焉地扒着自己碗里的饭。

       “哟,少天,你可真是节俭,都没饭了还想要把碗舔干净。”叶修眼尖地捕捉到了黄少天有些红的耳尖,开口道,顺便比了个大拇指。

       黄少天听到这话身子微微一僵,没有动作。过了许久,他悄悄把头抬起一点,想看看其他人的反应。一切还好,他稍稍安下心来。这样至少不至于那么难堪。

       突然,他感觉到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正盯着他看。

       他微微抬眼,就看到叶修的筷子趁机伸到自己碗里把一坨绿色的东西夹进来……

       ……秋葵!

       我去老叶你个心脏的,还要不要脸了要不要脸,明知道我和她们是第一次见面还这么心脏,懂不懂要爱护后辈啊,这要是传出去了我以后可还怎么混,本剑圣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里了,真是blablablabla……

       “来,多吃点。”叶修摆出一副“好孩子,快吃饭”的和善表情。

       黄少天的眉皱成一团,瞪着眼前的一坨绿菜,如临大敌。

       “那个…我吃饱了,嗯…先走了,你们慢慢吃,慢慢吃。”黄少天站起来,拿着装有秋葵的碗走进厨房。他径直走向垃圾桶,目光一点都没有分给别的东西。

       “少天大大,浪费食物可是不对的哦。”叶修学着电视里公益广告的女声说。

       “……”黄少天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干净利落地解决了碗中的秋葵。

       正当他想要放下碗走出去时,他的后背突然贴上了一具温热的躯体。黄少天下意识去摸腰间的冰雨,手却被另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按住了。

——————————————————————

       若问黄少天最喜欢叶修哪里,无疑是手。叶修的手很有特点,他的手常年暴露在阳光下,却比周泽楷隐蔽在手套里的手还要白皙,那是一种将近病态的白。他以前走到哪儿都要拿着却邪,手掌心被磨出了茧子。他们这些暗杀者,手最为珍贵,叶修很会保养手,黄少天以前还就这个问题专门请教过他。

       叶修的手和黄少天的不一样。黄少天的手非常明显的可以看出青筋,特别是他炸毛的时候,更为明显。而叶修的手看起来很柔软,仿佛一不小心就会折断。但这双手,黄少天知道,它很有力,也背负的更多。

       叶修所在的“嘉世”能够连续三年做上联盟最高荣誉的宝座,这双手,连同它沾染的鲜血,都功不可没。

【叶黄】Deteriorator『堕落者』(2)








◆连载/慢更

◆架空/联盟杀手设定

◆请多指教

◆图文无关

◆前文劳烦戳头像/抱歉/谢谢








『黄少天是一株开在阳光下的罂粟,美好的让叶修想把他扯进黑暗中,融于自己身体里,上瘾,沉迷,明知有危险却还是毫不悔改,饮鸩止渴,无法自拔。』









三、偶遇与被偶遇

       黄少天很郁闷。

       黄少天非常郁闷。

       黄少天郁闷死了。

       刚从“蓝雨”出来就碰到了刘小别。

       倒霉。

       真倒霉。他想。

       刘小别,“微草”的职业剑客,和黄少天同职业,以手速快著称。据说若是他拿着短剑,跟刺客别无二致。杀人不眨眼,为人高冷,经常戴着一副耳机,喜听歌。
为什么说黄少天遇见他倒霉呢?

       其一,“蓝雨”和“微草”是千年死对头。那要从两个组织建立初期开始说起。那时候,黄少天和喻文州还没有加入“蓝雨”。一次,上级同时雇佣了两个组织,就是“蓝雨”“微草”两家。在执行秘密任务时,“微草”抢了“蓝雨”的先机,把好果子留给自己,剩下一摊烂泥给“蓝雨”处理,可是因为任务特殊,蓝雨是有苦说不出。这便结下了仇。

       因为刚加入“蓝雨”时前辈孜孜不倦的教导,加上黄少天的性格使然,以致黄少天现在看到“微草”的人就觉得不爽。

       其二,在刚过去的一个月里,“微草”处理了一桩大生意,就是刘小别去做的。那次任务,刘小别改进了之前自己攻击的劣势,使出了黄少天都未曾使出的一招,极短时间就取得了胜利。这件事在联盟内部被“微草”的支持者们津津乐道,让黄少天很没面子。

       但他非常不幸,这次接到的任务是如此高难度。要他短时间内解决掉叶修?能完成任务他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黄少天自己安慰自己。

       刚确定完新任务的他现在脑子里一团乱,一边是自己多年的好哥们,一边是组织无法违抗的命令。他不想,也没心情在这种时候和“微草”的人开战。

       黄少天极快地闪进一条小胡同,他拿出“冰雨”——他的御用武器——插进水泥墙中,借力爬上了房。上房后,他压低身子,疾步快走,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眼睛始终注意着刘小别的动向。

       呼——

       还好,没被发现。黄少天松了一口气,靠在墙边。

       等等——

       什么声音?!多年剑客刺杀任务的他对声音极其敏感。不对,这还有人!他突然僵直了身子,尽量把后背贴紧墙面,他转了转眼珠,努力想看清周围的情况。
一个小胡同。

       狭长。

       窄。

       破。

       黄少天给这里下定义。

       嗯,印象不好。

       极其不好。

       这让他想起了一些过往。

       都是些不好的记忆。

       与叶修有关。

       啧——

       没好事。他想。

       他慢慢从后腰把别在那里的“冰雨”抽出来,正要往胡同内部去。

       突然——

       “剑圣大大这是要去哪儿啊。”熟悉的声音一下子划破黄少天的脑海,传入他的耳膜,刺激他的神经。

       黄少天脑子里一片空白,仅剩这句话闪耀着光芒,熠熠生辉。

       黄少天机械的转过头,他微微放松了身体。

       至少现在叶修还不知道我要杀他。黄少天想。

       至少现在我们还是开得起玩笑的好朋友。








四、殊途同归

       “呦,老叶,你怎么在这儿啊!诶对了好不容易看见你,快来pkpkpkpkpkpkpkpkpkpk……”黄少天平复心情,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

       “得了吧,就你,跟哥pk有几次赢过?”叶修听出了黄少天声音里的微微颤抖,但没有点破。

       “老叶话可不这么说的!我跟你说,本剑圣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想要跟我pk的人数不胜数,本剑圣原意主动找你pk你应该感到荣幸!”黄少天为自己辩解道。

       “得得得,少天大大您最厉害了。”叶修装出一副非常害怕的样子。

       “那是当然。”黄少天接道,又重新把“冰雨”别回腰间。通过观察,他觉得叶修现在应该对他造成不了危胁。

       “那……少天大大现在是要干嘛去啊?”叶修问,顺便朝着黄少天身后挑了挑眉。

       黄少天身形一顿,刚要说话半张不闭的嘴微微凝固住,然后又看似极其自然地闭合。他小心翼翼地转了转眼珠,努力想要看到身后的东西。

       不会吧——?老叶他⋯⋯

       叶修又朝着黄少天身后抬了抬下巴,眼神极其冷峻。

       黄少天徒然一惊,什么都不管了,急忙朝身后看去⋯⋯

       没人啊——?

       他转过头来狐疑地看了看叶修,又转回去看了看身后,

       真没人啊——?刘小别是我看着他走了的啊——?

       “噗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你⋯⋯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反应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叶修突然指着黄少天开始大笑。

       “我去!老叶你不厚道啊,你居然框我?!大胆老叶还不快来受死pkpkpkpkpkpkpkpkpkpk……”黄少天后知后觉。在跟叶修扯皮的同时他也松了一口气。要是刘小别没走,那就好笑了。他想。

       “行了,少天大大,你待会儿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请你吃饭啊。”叶修笑完了,变得正经起来。

       黄少天有点惊讶,他走到叶修跟前,伸出手,碰了碰叶修的额头。

       “咦?没发烧啊……”黄少天微皱着眉,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叶修这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把黄少天放在他额头上的手拍掉,说:“怎么了少天大大?哥可是好不容易才请人吃顿饭,一般人我还不请呢?怎么?不去?”

       “那怎么好意思不去呢!你说是不是啊老叶,好不容易你请吃顿饭,我说什么也得好好敲你一笔你说对不对啊哈哈哈!”黄少天反应过来马上就进入了状态,跟叶修调笑。

       “哪儿?”黄少天正准备走出胡同,他转过头来问叶修。

       “得嘞!走起——”叶修没有回答他,而是取而代之,用行动来表达。他抓起黄少天的手,拉起他就跑。

       这个地区在这个时候还不算特别拥挤,躲避行人对叶修和黄少天来说显得非常容易。叶修拉着黄少天左穿右穿,拐来拐去,绕过一条条胡同,跑过一条条街道,最终停在了一条没什么人的路边。

       “哈——哈——”黄少天把手从叶修手掌心里拽出来,软绵绵地推了叶修后背一巴掌,“呼——老叶你⋯⋯哈——诶呦我不行了⋯⋯诶呦你等会我先⋯⋯哈——”黄少天弯着腰撑着膝盖道。

       这倒不怨黄少天体能太差,而是叶修拉着他跑的这样突然,让他以为是叶修察觉到了什么危险。在最开始,其实一直都是黄少天在卖力的拉着叶修跑,但因为之前为了躲避刘小别,再加上又被叶修吓了一跳,他有点虚,这才喘着粗气硬拉着叶修停下。

       叶修看上去到没有多累,他停在黄少天身边,看着黄少天——黄少天被风吹乱的毛茸茸的黄毛头发,黄少天隐隐冒出些薄汗的脖颈,黄少天随意挂在身上半脱不脱的夹克,看着看着,他目光下移,就看到了黄少天藏在黑色长裤下圆润的屁股,忍不住伸手掐了一把。

       “卧槽老叶!!!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居然公然调戏良家妇男你!无耻!败类!流氓!”黄少天短时间休息够了,又重新直起腰,回敬叶修一脸口水。

       “呵,”叶修抹了一把脸,丝毫没有嫌弃的意味,“乖。”他仗着2厘米身高优势把手放在黄少天的头上,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把它弄的更乱。

       嗯,手感不错。叶修想,不知是在说头发还是黄少天的屁股。

【叶黄】Deteriorator『堕落者』(1)






◆连载/慢更

◆架空/联盟杀手设定

◆请多指教

◆图文无关









『黄少天是一株开在阳光下的罂粟,美好的让叶修想把他扯进黑暗中,融于自己身体里,上瘾,沉迷,明知有危险却还是毫不悔改,饮鸩止渴,无法自拔。』





















一、梦境

       在一个名为“兴欣”的小村子里,居住着一位不十分普通的人。

       那是刚刚被从“荣耀”河对面的“嘉世”镇驱逐出来的一位武林高手,名叫叶修。

       他是在一个雪夜被赶出来的,那天天气大寒,“荣耀河”河水结了冰,他于是横穿河上,来到“兴欣村”,暂且落户于此。

       “兴欣”村有一个女村长,叫陈果,性格十分爽快,也没有过多怀疑叶修的身份,便接纳了这位不速之客,给他安排了住所。

       叶修的房子在“兴欣”村的中心位置,轻易不容易发现。他有一个很漂亮的女邻居,叫唐柔。

       叶修的房子和这位美女邻居的比起来,就寒酸多了。但他也不在意,只是偶尔与这位美女邻居来场比武PK,赢了就去邻居家蹭顿饭而已。   


       这样的日子过了没多久,有天晚上,又是月黑风高夜,“兴欣村”,准确来说是叶修的家里,迎来了一位客人。

       这位客人很特别,一身黑,黑帽子黑口罩黑卫衣黑长裤黑鞋。他悄悄走到叶修家门前,想敲门却又不敢敲的样子,他犹豫了半天,却是没有敲,又潜入夜色中。

       尔后,没过多长时间,叶修家的门就旋开了一道小缝,叶修敏捷的从门缝里闪出来,他顺手带上门,顺着那个黑衣人的去路,跟上了他。

       叶修和他的美女邻居家被丛丛松树包围着,在夜色中,房屋周围一片漆黑,叶修只能靠着天上月亮的依稀光亮辨别道路,他视力极好,很容易就找到了黑衣人留下的的脚印。  


       叶修顺着那一条脚印一直走,一直走,一直走,他走到一座破瓦房前,脚印消失在门内。他意识到被骗了,转过身,来时的路已模糊不清,他别无他法,只能走进瓦房内。 

       叶修小心翼翼地顺着墙挪动,突然,他觉得后背好像被什么东西抵住了,他没什么反应,好像在意料之中,他轻笑道:“哟,终于现身了。”

——————————————————————

       黄少天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身上盖着的毯子滑落在地。他用手挠了挠头皮,试图缓解一下已发麻的神经。

       黄少天很郁闷,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他虽说之前接到了暗杀叶修的任务,但是也不至于担心到这种地步吧,好歹也是全“荣耀”市赫赫有名的剑圣,还会怕他叶修一个已经被组织除名的人不成,他这样安慰自己,试图使自己从惊吓中清醒过来。

       黄少天做梦出了一身冷汗,他穿上拖鞋,走进浴室,冲了个澡,换好衣服,走出公寓。

       他要去“蓝雨”总部见组织的老大。





























二、特殊任务

       黄少天打了一辆出租车,报了“蓝雨”俱乐部的名字。司机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蓝雨”和“荣耀”市的其他组织一样,假托俱乐部的名义为一些上级卖命杀人。

       当然,在这些奇怪的组织间偶尔也会出现矛盾,一旦牵扯到利益,平时一起喝酒撸串,插科打诨的朋友也会为了组织毫不犹豫地杀死对方。  

       很残酷吧。黄少天想,从前就有孙哲平和张佳乐,方锐和林敬言,都是最后一个自动退出组织才把事情平息。他没想到这次居然轮到他和叶修了,要闹到什么程度呢?他不知道,只是,对于他,对于叶修,都不是会轻易退出的人。 

       你死我活。对不住了。他想。 

       黄少天走进“蓝雨”的大厅,正要进入电梯,门突然开了,他一抬眼,看见了他们“蓝雨”的队长,喻文州。

       喻文州看起来很温柔,嘴角总是挂着淡淡的笑。但“蓝雨”的人都知道,喻文州嘴角笑意越明显,他的杀机就越重。就是连黄少天,一想起他队长的笑,也会不寒而栗。

       “少天,早上好。你快去吧,老大在等你呢。”喻文州依旧温柔。

       “诶,队长早上好啊!队长我知道了我正要去呢!诶还有,队长你吃早饭了吗?你要是还没吃我知道一家特别好吃的包子铺,价钱也便宜,队长你可以去试试啊!”黄少天边说便让开路让喻文州过去,顺便自己也走进电梯里。

       “我已经吃过了,改天一起去吃吧。”黄少天在电梯门即将关闭时等来了喻文州的回答。

       黄少天按下顶层的数字键,他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呼出,静静等待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逐个递增,直到——叮咚!

       黄少天耸了耸肩,挽了挽袖子,走出了电梯。

       “蓝雨”俱乐部的顶层只有一个房间,那是他们老大的。一般人不会上到顶层来,只是喻文州经常要接受老大传达的任务,算是常客了。

       黄少天今天来,是为了听老大详细说明一下关于“暗杀叶修”的事情。

       他走到门前,敲了三下。

       “进来呀,少天哥哥!”一句稚嫩的童声。

       “诶~小可爱你怎么能叫他‘少天哥哥’呢!你要叫也是叫我‘哥哥’呀!”黄少天走进屋内,看着他们老大一脸痛心的对“小可爱”说。

       哦,“蓝雨”的老大有恋童癖。

       “怪不得喻文州会当队长。”以前他和叶修待在一起时,曾偶然提起过这件事,那时候叶修就是这么说的。

       对呀,怪不得喻文州会当队长,刚才他来是在帮老大哄孩子吧。黄少天想。

       “坐。”老大说。

       “不了,我对任务没什么异议,但我想问一个问题。”黄少天异常正经严肃。

       “问。”

       “为什么是叶修?他不是已经被组织除名了吗?按道理,已经脱离组织的人就没有必要去追杀了。这样做太绝。”

       “我就知道你会问。看看吧。”老大说着把一叠文件递给黄少天,示意他看。

       黄少天拿过文件,翻阅了几页,他瞬间就懂了。

       他沉默了。

       “我知道了。”他说,之后一声不发地离开房间。

       走在大街上,黄少天仰起头看着“荣耀”市蔚蓝的天空。

       过不了多久就又是一场血雨腥风。他想。

——————————————————————

       那叠文件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叶修有意重建一个组织,回到联盟。

       本来没什么,在这个城市,每天都有新的组织被建立,但真正对“蓝雨”有危胁的,也就那么几个。

       但这次不一样,因为要建立组织的人,叫叶修。


















































这个……真的太明显了……

作为初三狗,还有37天中考,7月3号出成绩,举行毕业典礼,今天家长会老师说之后的安排时,我一阵恍惚:原来三年就这么过了啊。原来没几天就要毕业了啊。






po出我十九的美图。

嗯......还有几个月就要中考了,也没几天就要毕业了,虽然之前一直说高中不在十九上了,也一直说很讨厌十九,但是......毕竟是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多少还是有点感情的吧......那天拍下这张图,又不知道还要多久以后才能见到另一个这样的场景,嗯......感谢这三年在十九的日子。特此纪念。